2018年1月13日

要當一個有“股”事的人-HLebroking

去年年尾上網申請了豐隆銀行的股票戶口,但是因為寄去的文件不齊全,一來一回在寄過新的文件,所以戶口從2017開到2018才成功的弄好。今天,終於收到電郵說戶口成功開啟了。
新廁所就是好用的,新戶口哪裡可以讓他空空的,馬上轉了一點點的錢進去,只是自己還沒做好功課,先別輕舉妄動先。 
之前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現在戶口開好了,就等自己功課做好了就可以踏出第一步了。




送給自己的話:
不怕慢,只怕站

2018年1月11日

Sue's talk ~舒说故事: 你搞清楚,你的需要和想要了嗎?

Sue's talk ~舒说故事: 你搞清楚,你的需要和想要了嗎?: 我很渺小,但外面誘惑很大。這是我們日常生活的寫照 網購的崛起,讓我們的生活變得便利,也讓人更輕易的陷入胡亂消費的僵局。你試過網購一些“垃圾”回來嗎?會買下那些東西的大部分原因是被那廣告的短片吸引了,但真實的利用率其實很低。 一直以來的消費習慣就是寧願...

2018年1月10日

你搞清楚,你的需要和想要了嗎?

我很渺小,但外面誘惑很大。這是我們日常生活的寫照
網購的崛起,讓我們的生活變得便利,也讓人更輕易的陷入胡亂消費的僵局。你試過網購一些“垃圾”回來嗎?會買下那些東西的大部分原因是被那廣告的短片吸引了,但真實的利用率其實很低。
一直以來的消費習慣就是寧願刷卡都不願付現金,常常還沒到月底戶口裡的錢就先見底了。這是自己最大的問題。常常毫無察覺的刷了信用卡,直到還卡債的時候才發現怎麼上個月刷了這麼多啊。
常常只存到了一小筆錢,就意味有存款了,然後一張機票幾晚住宿又把存款花掉了。我承認自己的理財意識很糟糕,出來社會打滾了好幾年,也沒存到幾個錢,後備金也只是勉勉強強。
直到去年開始背負上一大筆負債,現金流大大的受到影響,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如果還是依照以往的消費習慣先刷卡後打算這是一步步將自己推進火坑的舉動。
拖了谷歌的福,在網上找了一些關於理財的部落格,也翻閱了很多的博客文和論壇。大概知道了自己應該怎麼做。第一步就是要開始控制消費。開始學習分配自己每個月辛苦賺來的錢。每個月先把生活費,汽油費,家用等費用以現金分配在信封裡。就算是刷卡了,回到家就把應付的錢放進等待付信用卡的信封裡。如果還沒到月底,某個信封快乾枯了,就是提醒自己某一項消費需要控制了。
這樣的日子,的確是苦哈哈好的,必須斤斤計較,每一塊錢都要計算,想給自己買塊精緻的蛋糕都必須反复的想應不應該。或許會有人覺得這樣做很極端,但至少自己是這樣認為的,現在的我不會因為沒有享用到那塊蛋糕而影響了生活,但卻會因為自己無法有效控制消費而給往後的生活帶來困擾。我開始學習什麼是真正的需要,而什麼只是因為慾望而想要的。我當然明白要適時的犒賞自己,但我更不想在老來時才發現銀行裡的存款不夠自己生活而必須在身體機能逐漸衰退是依然必須工作。
我的理財第一步,好好判斷自己需要什麼,而不是去滿足現在那個還吃得起苦的自己想要什麼
願自己可以更積極的學習,當一塊努力吸收的海綿
 

2018年1月7日

走~去瑯勃拉邦發呆~寮國 (四)Bye Luang Prabang

最後一天呆在瑯勃拉邦
不想錯過看清晨布施的機會
我很喜歡早上那種寧靜和諧的氛圍
所以把鬧鐘設在4.50am
簡單洗漱後出門
天色還沒亮
街上沒有人
布施的婦人都沒看見
想走到較遠的地方去看看結果被一群野狗狂吠
站在原地不敢動
心裡害怕的要死
腎上腺直線上升
還好後來一輛車經過
引開了野狗的注意力
趕快逃

等了有有一陣子
終於婦人打開門
準備出來布施了
今早
我是唯一的觀眾




早上天氣灰灰的
僧侶們帶了雨傘備用

布施完畢
回到guest house
吃完早餐
回房間收拾行李
距離下午的飛機還有一段時間
再出去晃一晃


這一次的旅程
最節省的就是交通費
全程除了機場接送
和一趟的tuk tuk
剩餘的都是走路

時間還早
到處晃去




到郵局去
寄明信片
這裡的郵局還不錯
有大大的桌子椅子
可以讓人舒服的坐下來寫明信片




好喜歡這樣擺放的麵包



點了一個貝果和一杯熱拿鐵



這一家坐落在洋人街的麵包店很搶眼
店外的胖烘培師
還有櫥窗裡的麵包
都好吸引人
這幾天經過了好幾次
選擇在最後一天才來光顧

菜單上寫著店裡麵包都是碳烤的
看到了我愛的貝果
店裡播著爵士樂
慢慢坐下來吃早午餐
還蠻享受的
店裡客人不會很多
所以不會吵鬧
吃完餐點
還可以慢慢的看書

離開前
外帶了兩個法棍
想說帶回去給姑姑品嚐
但是店員搞錯了以為我要三個
結果他說那多出來的一個就當送給我好了
然後就帶著這三條法棍塔飛機回來了

Guest house 老闆載了另一位埃及男
就送我們去機場了
到機場時間還早
買了杯寮國咖啡
把剩下的寮幣兌換回美金
剩下的寮幣還換回了九塊錢美金

歸途。

瑯勃拉邦機場很小
就兩層樓
但是風景不錯
候機室的玻璃窗外
就是連連山巒
美中不足是天氣不是很好
如果配上大晴天
那多好啊


回程很幸運的坐在靠窗的位置
才有機會看看這美麗的風景
我知道那時候是不允許用手機的
但太震撼我了
所以打開手機
拼命的想補抓下那些畫面







這樣的畫面
讓我充分的明白了書上看到的那句
湄公河貫穿其而過

旅程-結束

如果有機會
我想我會在此舊地重遊


第四天總消費:
  • 早午餐-53,000kip
  • 明信片郵票-15,000kip
  • 機場喝咖啡-15,000kip

2018年1月3日

起跑點


最近愛泡在investalk論壇
看看他人的理財分享
當塊海綿吸收新東西
準備準備自己的小計劃

看到這張圖
覺得很有意思
很值得思考
想要分享一下

有些人
有背景撐腰
出生就是站在超跑上
自然跑的比較快
有些人
拖著二輪拖車
肩上還得上有老下有小
靠着自身的努力
到後來財富自由

不是每個人都幸運的含著金湯匙出生
但每個人都有變富有的機會

沒有起跑點的優勢
所以更要靠後來的自律和堅持
理財路很長
願自己可以堅持到看見成果的那天






2018年1月2日

你好~二零壹八



2018的第一個工作天

出門的時候天氣是涼爽的
感恩用這樣的好天氣迎接全新的一年

2018年,將邁入人生的第三十的年頭
如果我的人生有幸活到九十歲,那我已經過了人生的三分之一
如果我沒那麼幸運只能活到六十歲,那我已經剩下一半的人生
我的前半生里,被教育着,我學着爬,學着走,學着識字,學着怎樣當個乖孩子;
未來的後半生,願自己能夠更好的去過自己的人生,不論是物質上的亦或是精神上的生活
在2048的開始送給自己一句話
“不怕慢,只怕站”


願二零壹八,是個突破自己的開始


2017年12月21日

遇见走在秒针上的医生(一)

最近家人因为屁屁上长了颗大痘痘(老鼠洞)到新山的K医疗中心做了个手术(肛瘘手术),遇到了一位超没耐心的医生,所以别以为给了钱去私人医院,就一定会遇到好的待遇。

原本我们是到一家刚开不久的G牌医院准备手术,因为是医药卡的panel,以为cashless 就去做手术,谁知道看了门诊准备入院才发现,guarantee letter declined, 原因是红狮子医药卡还未满两年。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问题,agent 也没有说过,当时真的很无奈,有医药卡却还需要自己先付费,还需要担心万一不能索偿,因为一直以来听到太多太多索偿被拒绝的事。
这个突发状况打乱了计划,G牌医院给的预计医药费大概15k或跟高, 需要pay 1st claim after that, 15k的费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万一claim 不到的话,就是个负担,需要承担claim 不到的risk 所以转换到比较平价的私人医院 K 医疗中心。门诊医生 Dr Chia, 看了一看屁屁,就说是要手术,然后一直说很简单,伤口很小的。手术费用大概5-6k.
我们也如实的说之前在G医院看过门诊,只是医药费比较高所以换医院,之前G医院给的程序是先做一个大肠MRI (核磁共振造影術)以确定肛门附近的浓腔和瘘道路线有效的去处瘘管进而减低复发率,也避免误伤肛门周围肌肉而照成肛门失禁,再做一个大肠内窥镜以确定没有其他的大肠直肠问题(确保不是克罗恩病)。
然而 K 医院的这位医生直接否定了之前那位医生的建议说那位医生不专业,说不需要这么麻烦做那些检验,直接安排下午做手术就行了。
两位医生的说法各不同,但是之前G医院的医生很有耐心的解释每一个检查的必要性,手术的方式等等,相比于这位不耐烦的医生,G医院的医生更得人心,无奈的是G医院的收费比较高。


付了5k 定金之后就能直接办入院。和家人通了电话后,我再次找了医生,表明说我们家族里有大肠直肠癌病例,那病人需要做大肠镜吗?医生还是一样否决了,很没耐心的说不需要。所以最后就这样直接的去动手术了。
我自己上网看了很多的关于肛瘘手术的资料,都是先做了MRI或者大肠镜再做手术的,所以不明白这位医生是因为对自己肉眼经验的判断有很大的信心还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病患家属都提问了有没有这些检验的必要,医生的建议还是不需要。我们应该相信这位医生的专业判断,还是质疑他的态度?

手术真的很快下午十二点多被推出去,大概一小时就从手术室回来了,因为是半身麻醉,所以还是有意识的。护士进来交代,傍晚六点才能开始喝水,没有呕吐现象才能开始进食。医生大概晚上十点多了一趟,问了两句,还好吗?上厕所了吗?反而是我想了解手术种类,多问了几个问题,医生就开始不耐烦了,又是那句,这手术很简单的没什么的。对,可能对这位外科医生而言,着是小小的手术,但对家属来说,只要是手术我们都有想好好了解的心情。而且,网上的资料和医生的程序是有出入的,我们更希望可以好好了解,但是遇到了这样没耐心的医生,作为家属的我们真的很无奈。
伺候好家人上厕所,喝水准备睡觉,门外尽然有小孩子在吵闹,已经晚上十一点了,早就过了探病时间了,工作人员依然无视那些喧闹,这样的环境真的很难好好休息。就算把们关上还是听到门外的吵闹。而且隔壁床的大叔,打鼾声超大的,就这样在又冷又吵的病房里过了一个难眠的夜晚。
隔天早上,医生再来一趟,也是问了两句,说可以出院了。 我再次和医生确认,不需要清洗伤口?医生说不用,只开了止痛药和抗生素就可以出院,然后两天后回来复诊(因为网上的资料都写说肛瘘手术重要的术后照顾,毕竟伤口靠近肛门,大号的时候难免会弄脏伤口)

菜鸟的我,一直以为专科医生就是那种以专业经验能让病患和家属都放心的人,事实告诉我,除非你遇到了负责人的好医生

也希望家人能快快复原,回复原本的生活~